泗水篇: 跟印尼「姐姐」返鄉下//植物染指甲

I will never ever forget you

感謝發明了照片的人
把窩心的畫面永遠保存下來, 
翻看在印尼泗水村裏, 教小孩 [藍矖] 時的照片
有多複雜的感覺都會再浮現在腦海裏 。

好感恩可以在有限的生命裏遇到每一個人,
有時遇到一些 channel 「 唔夾」的人也不是那麼壞,
因為最重要的是自己的品格, 問心無愧, 
用心去做好自己的本份。
你是你自己, 別人的目光一點也不重要。

未來的挑戰只會越來越大,
今日發生的事又算得是什麼?

幾星期前我跟印尼「姐姐」去了泗水,她的鄕下 Lamongon*

*印尼東爪哇南望安市, 離泗水機場二小時遠

 

印尼「姐姐」的弟弟來接機,

深夜才到Lamongon的一個小村莊,

但當時全村人都在我「姐姐」門前等待我們,

在這兒不會有遊客,只有種了米的農地,

沒有咖啡店,甚至餐廳也沒有,

因為這兒差不多人人都是農夫,而只有我家「姐姐」是海外女傭

她也是村內最有錢的…

第二天,

我們一早巳被清晨 5am穆斯林祈禱聲音叫醒

早餐也未食,我們急不及待出去看風景,因為昨晚天黑才到 : (

一群小孩偷偷地跟隨

我們叫他們不如帶路 : )

走呀走

Jalan- jalan (印尼話)

小孩開始主動要牽我的手,

我其實沒有妹妹或弟弟,所以手牽手時,心跳有點加速

我怕捉得她的手太用力,所以我的手僵硬像假手,

一直保持一個姿勢 ,哈哈

我突然察覺女孩子手指甲上的 inai植物染

我超愛植物染! 我很想再用植物染指甲,

但無奈之前在吉隆坡不知道去哪裡找 Inai tree

Inai 是印尼話,Henna 大家都聽過,

Inai都是henna, 從樹葉提取出來的植物染。

原本是橙色, 染的時間越長,顏色就會越深

所以平常他們會晚上才進行染甲,睡醒了, 就會染出深紅色。

而且這是從古時開始傳下來的 婚前「美容」習俗, 一開始由印度教開始, 後來變成穆斯林的印尼人和馬拉人,還繼續保持此傳統習俗。

我叫小妹妹幫我扮靚, 後來全村的媽媽,姨媽,姑姐也來湊熱鬧。

我們玩了一整日, 自己就好似一個水餃, 因為他們在葉子上加上tiger balm, 所以其實好熱!!!  

我的手指甲都出汗…

小朋友把自己買的 Henna gel 也拿出來在我的手上畫花紋 ! 我第一次被人畫Henna ! 好興奮 !!

接受了「尊貴級的服務」, 我覺得一定要回禮…..

但有15人為我染指甲… 送甚麼好?

最後我送上 —— 藍曬班

小孩子會一點點英文,而我不會說印尼話,

但我也會用手機畫圖去解釋甚麼是藍矖*

*藍曬是一門古老的顯影工藝, 發明於1842 年。
原理是在感光的氰版紙上進行曝光照射,
藍曬藥水一接著紫外光就會產生神奇的化學作用,
令藍色圖像呈現在紙上。

不用黑房,用陽光把植物,lace,絲帶,有趣的形狀「晒」在紙上。

小朋友看着我示範的時候,我覺得我好像魔術師

當我十分鐘內把花朵「晒」在紙上

他們看得好驚訝,哇哇叫 !

這一趟旅行很不簡單,這兒沒有像Bali那麼多美麗的餐廳和景點,

甚至可以説這兒甚麼都沒有…

印尼「姐姐」的家已經是最靚,因為至少有為牆壁粉刷油漆,

但也沒有花灑,洗澡只用水庫的冷水淋身。

大部分的男人都出外打工,留在家中的都多數是待業中。

 

村內住滿了老人,媽媽和很多小孩,

他們對我們這一班外國人感到好新奇有趣,

而我們「交換手信」的時候,真的玩得很開心。

好幸福有機會他們為我用Inai染指甲,

而我也在他們每人的藍曬作品後面寫上他們的名字和送上祝福

Wish you will always remember there was a girl from Hong Kong. 

She taught you how to make this blueprint. Take care

印尼「姐姐」返我她家鄉

令我更清楚今年離開香港,去東南亞學習是最好的決定,

不用怕,用心去做,

用心去學習,同時要和別人分享 !

 

我會繼續努力,
向下一站 YOGYAKARTA 日惹  出發!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