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婆羅洲: 拜見長耳朵的Kayan加央人

🗣你是哪裡人?
Orang Hong Kong (馬拉文香港人的意思 )

🗣你來了大馬多久?
Almost 1 year ! 砂拉越 Sarawak 就第2天!

🗣你為甚麼從香港跑到我家那麼遠?
Because I want to meet you! I like your art and craft!

從大馬首都 【吉隆坡】 坐飛機去 【美里】 大約要 兩小時,

由機場出發去我第一個原住民的家 Long Laput 最快至少要三小時,

但旅途崎嶇,所以我們一定會在半路休息。 那天可能花了四至五小時, 才到達 Long Laput。

當日印象最深刻的是坐四輪驅動車🚜 在崎嶇濕滑的路上趕天黑前到原住民的家(也是司機自己的家)
他其實駕駛技術非常好, 但我一時間不習慣在泥路上坐車, 有好幾次我覺得我的心臟快從我的喉嚨中吐出來。

天已經暗了,我們好經辛苦才到達…
好像沒有洗澡就睡覺了。

我第一次走進原住民的家
就是《Kayan 加央人》 👀的家
我的資深導遊向我解釋 【砂拉越】 Sarawak 有很多不同的 原住民,Kayan 只是上遊民族的其中一群。 由於我們去的是峇南河 Baram River 那一帶, 所以大部分遇見的都是 Kayan 和 Kenyah (Orang Ulu group) 有一天我們更遇到 住在森林裏的 Penan 人。

第二天 天體浴後,
三位加央 Kayan 婆婆 把自己的家傳之寶都帶出來
🌟 耳環 🌟 頭飾 🌟 手作珠仔 🌟 草帽

用珠仔穿成的 傳統圖騰 (拿起來超重)

她們以前對美的準則是 「 耳朵越長越美」
所以從小就會帶很重的耳環。
說真的我覺得很高貴,我也覺得很美, 但耳環很重, 真的很不舒服, 就好像高踭鞋。
婆婆幫我用繩子把耳環掛在我的耳朵上,
當了一天 Kayan人。

不是旅遊逹人,只是正在追求知識和夢想女孩,
正旅居馬來西亞三個月,我會一直記錄自己情緒的起伏。
有時需要你們遠方的正能量,令我繼續向前行,更相信自己的直覺

想了解更多我的故事和 藍曬

Short Bio of Lai Garling:
Lai Garling is a textile artist currently travelling around South East Asia. 

Follow her as she takes you on an artistic journey through South East Asia’s rich and diverse artistic heritage.

She started her trip in Kuala Lumpur since Feb 2017 and now she has already hosted workshops and mini shows in Penang, Melaka, Terengganu and Kuala Lumpur.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