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婆羅洲: 萬般帶不走,唯有 <紋身> 隨身當明燈

萬般帶不走,唯有 <紋身> 隨身當明燈
Decorated Skin : Torches for the afterlife

在不同的文化,國家, 宗教的眼光下,
紋身背負著不一樣的意義。

現在紋身以昇華成為藝術品, 大部分的年輕人都不會把紋身聯想到社團, 罪犯等負面形象, 但原來韓國這個潮流文化大國, 當紋身師傅是犯法, 就算你有紋身證書,在韓國也不容許這行業。
________________

80 多歲的 加央族 Kayan 婆婆 也有未完成的紋身。

我問她為什麼未完成? 她說太痛了,
小時候是媽媽幫她紋, 為了令她更漂亮。

以前婦女不止紋手背, 更會紋前臂, 大髀內側… …
當日我沒有遇到 全身佈滿 傳統紋身 的原住民, 大部分的年輕人也沒有傳統紋身, 就算有他們都是用現代紋身手法, 而非用傳統 紋身術 (使用工具敲打樹刺,將天然色素深深刺進皮膚). 聽說傳統的紋身手法痛很多倍。

一個禮拜後, 我去博物館再找更多資料時, 發現了紋身不止為了美, 以前加央人更相信它有助驅趕魔鬼, 保平安遠離 疾病、 災難。

加央族 Kayan 相信 女性 一定要有紋身,
因為它們會化成明燈,讓他們過身後不會 在另一個空間 迷路。

做紋身不是一天的事, 以前更可能要花四年時間, 逐少逐少 在皮膚上留下 既美麗又痛的護身符。

人去世後, 什麼都帶不走,
美麗的手作珠仔、太陽帽、 錢財、房子都帶不走,
但令他們自豪的民族護身符會在下一世延續下去。

我也希望可以都自己的文化留下一些難忘的 #紋身

這也是為甚麽我一個人出發到大馬探藝,探討古文明,同時尋找自己的未來。

那天婆婆教我串珠仔, 雖然我倆無法溝通,但我好開心 心靈上的一對一交流 ,我們花了 三小時一起工作 🙂

不是旅遊逹人,只是正在追求知識和夢想女孩,
正旅居馬來西亞三個月,我會一直記錄自己情緒的起伏。
有時需要你們遠方的正能量,令我繼續向前行,更相信自己的直覺

想了解更多我的故事和 藍曬

Short Bio of Lai Garling:
Lai Garling is a textile artist currently travelling around South East Asia. 

Follow her as she takes you on an artistic journey through South East Asia’s rich and diverse artistic heritage.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